關於部落格
進入這裡之前,請務必前往網誌的置頂公告。
相本新增畢典照片,密碼是生日年。

登入
登出
我的管理介面
  • 205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掉下來的下巴,好險我撐住了!

我幫他們寫的文案 是我最喜歡也是最有感覺的文案之一 時移事往 一切不同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和他們不屬同一家公司 現在卻又遇在一起 人生好有趣 2003年底,我幫5566寫下了那些文案---------------------------- 5566的第一張專輯的文案,是我自己寫過的文案中最喜歡的其中之一。 不是因為自己寫得好,而是遇到了這樣的藝人有這樣的人生,非常有趣。 我一直喜歡寫人物的側寫,有的是自己掰的有的必須是真實的。 5566的文案,就是很真實的五個小孩的人生。 我沒有美化或是偶像化他們,我反而盡可能把最真實的寫出來。 我一直覺得自己只是幫他們整理了那些經過的人生。 很多人看完之後告訴我覺得寫得很好。 然而我最高興的是他們去上電臺節目。 當時飛碟電臺的主持人曾寶儀說:「看完這些對你們的介紹,我更喜歡你們了。」 我想阿寶想說的應該是:原本討厭你們的,但是看完之後,覺得你們還蠻努力的,所以改觀了。 唱片企劃其實很孤獨,工作的成就感,常常要自己去找。 我就會假設阿寶講的這席話,是對文案人員的肯定,然後有了所謂的成就感。 唱片文案的內容設計,往往只是為了增加消費者在買到這張專輯時候,輔助他們聽音樂時的氣氛,或是對歌手多一點的瞭解。 隨著購買唱片的年齡層愈來愈低,年輕小孩識字愈來愈少。 我對唱片文案的認知也逐漸只剩下 「讓歌迷對歌手有多一點的瞭解」,這一個小小的宗旨了。 但是怎樣可以把一篇制式的介紹文案寫得讓看的人有興趣繼續閱讀,又對歌手有幫助,那就需要花一點腦筋。 其實沒花太多的時間聊。 協志和紹偉分別一面剪髮一面聊。 我搬把椅子在髮絲紛飛中,逼著他們一點一滴回想。 那時小刀已經受傷。 去剪頭髮時,髮型師嫌他坐不正僑了一下他的肩膀。 我看到小刀露出痛苦的表情,差點痛到叫出來的樣子。 才知道,他傷得真的很重。 因為做「MVP情人」電視原聲帶的宣傳。 小刀在沒有熱身的狀況之下,一個後空翻改變了他的一生。 但是在做第一張專輯的時候,無論多痛,小刀都挺著工作,咬牙撐下去。 我沒在髮廊折磨小刀,事後再打電話和他聊。而仁甫比較另類,我打電話給他,他下了「完全娛樂」的節目現場,我們通電話。講了十幾分鐘之後,我忽然發現---他在逛街!! 中間還穿插著這件衣服不錯喔…等一下我再看看之類的。 是一面逛街一面講他的人生。 我不知道他哪來的耐性,一口氣就講了兩個多小時。 我不放他掛電話他也沒有要掛的意思,兩個多小時講下來,忠孝東路走了都不只九遍了。 最讓我有感觸的是仁甫說: 「當兵的時候他一直很猶豫要不要回到演藝圈,他想過和朋友合資賣手機,也想過要開電動玩具店,最後終究在退伍前2個月想通。」 賣手機?開電動玩具店? 我的腦海中立刻浮現光華商場一整排店裏面的那些當業務員的男生。 對仁甫來說五光十色人人稱羨的演藝圈,不過是另外一個工作的選擇。 好或壞沒有人知道,只有自己去面對自己的選擇,而後果,也要自己承擔。 他從青少年時期就進入演藝圈,掌聲和異樣眼光相並而來。 走在路上會有素未謀面的人給他鼓勵也會有人指著他罵。 用大到剛好可以讓他聽到的音量說: 「長那麼醜有什麼好跩的?」 在那時刻,明星光環並沒有給他更多的成就感,他一樣要面對初入社會賺錢養家的尋常人生。 只是,要怎麼選擇自己的未來。其實人生就是在不斷的選擇當中,一幕一幕的展開。 這群年輕人,就像每一個臺灣的男生一樣。 念書畢業當兵踏入社會面對未知的人生。 有惶恐也有遲疑,對未來有不確定,偶爾也有堅持。 我從他們的身上看到了當初剛踏入社會的自己,也彷佛看到了所有臺灣年輕人的縮影。 不像其他藝人有顯赫的背景或是走在街上被發掘就一步登天麻雀變鳳凰的好運。 他們每一步都得來不易,在過程中不斷的出現猶豫遲疑害怕打擊著自己想要堅持下去的信心。 唯一不同的是,他們也許多了一些義無反顧的勇氣。 現在,再回頭看當初寫的文案,時移事往一切不同。 走紅之後的5566新聞不斷,有正面的也有負面的。 然而,在我心中,永遠記得的是當初他們和我聊自己的人生時,那種迫切渴望闖出一片天的真誠。 我第一次知道這幾個小孩是從照片開始的… 老闆給了我幾張照片,說,你看看這幾個人,我們要做這個團體。 幾張宣傳照,裏面六個男生穿著黑衣黑褲,各自擺酷。 我的老闆說,他們叫做5566。 我對著照片捧著我的下巴,希望它不要不得體的在老闆面前掉下來…….. 照片裏面的人,我只認識一個。 就是那小朋友時期因為歌唱比賽出道,而此刻已不再是歌手也不像可以再有作為的孫協志。 我的老闆跟我天花亂墜的描述這六個男生的可能性。 告訴我他希望他們是臺灣的DA PUMP或是化學超男子。 音樂要怎麼做,外型要怎麼雕塑。 團員會唱的有兩個-----孫協志和王仁甫。 看到我眉頭一皺,他立刻改口說: 「但是沒關係,要是他們兩個人的調性不合,將來我們可以跟經紀公司反應再換新人,就像日本團體一樣,團員可以不斷變化組合,但是目前一定要有會唱歌的男生在這個團體。」王仁甫很會唱,孫協志當然更不用講。 然而,那六個黑衣黑褲的三重埔少年,我到底要怎樣可以讓他們成為偶像? 我沒有太大的反彈,工作這麼多年,我早已習慣老闆們丟過來的各式各樣他們覺得可以做的新人。 氣質好的氣質糟的,美的帥的,醜的怪的,小的老的,形形色色….. 對我來講,每一種類型的藝人,都該有他發展的空間和市場。 國際化的,本土調性的,氣質好的,聳的,都有他的市場需求。 我很佩服陳雷的鄉土味,穿著打扮精准得宜,恰恰打中市場。 那就是企劃該做的事情。 我也做過台語天后黃乙玲,台語根本不輪轉的我做起來其實很吃力。 然而,六個看上去都很台的年輕人,要怎樣脫胎換骨。 這對從來沒有做過偶像團體的我來說,確實是一大挑戰。 那時候,誰也不知道這幾個沒人看好的男生,會成為臺灣第一天團。 這之中我遇到紹偉最早。 他在當模特兒的時候,就被音樂錄影帶導演找來拍過許茹芸的MV。 那時的他還是學生,名模也還不風行。 頂著凱渥名模頭銜的紹偉,安靜的來拍片安靜的走。 是很帥的男生,見過一次會印象深刻。 歌手拍攝音樂錄影帶,總會來一些搭配演出的模特兒,不論男女,偶爾我都會多看一眼,想說這個人有沒有潛力變成歌手。 紹偉有讓我多看一眼,但是完全沒想到將來他會成為我要做的歌手。 只記得那時的他青澀中有點酷,這種緣分很有趣。 很多年後一起工作,這個每次都笑稱自己是5566最老的團員,卻是五人中最愛撒嬌的一個。 因為主演了三立的偶像劇「MVP情人」,5566的第一個音樂作品就是原聲帶。 第一次短暫的交手,我宣傳部的同事全部陣亡。 經紀公司嫌到最高點,不願意再將宣傳部分工作交給他們執行。 然而,他們還是在我老闆的堅持之下,願意把企畫部份工作交給我。 「MVP情人」賣出了驚人的好成績,那部偶像劇也成為繼流星花園之後最紅的偶像劇。 5566嶄露頭角,開始有了自己的位置。我後來才知道,5566的經紀公司之所以願意讓我繼續執行企劃工作,除了我老闆的堅持之外,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小剛老師。 5566的製作人小剛老師對我的工作能力很讚賞。 他同時告訴經紀公司,要給我多一點時間思考,不要逼我。 我在上一家唱片公司幫小剛老師做了他闊別歌壇多年之後再以周傳雄現身的創作專輯,和小剛老師成了不錯的朋友。 在小剛老師的力保之下,我成了企宣部人員中,唯一可以去做5566的工作人員。 那是我職場生涯中,最辛苦的一段日子。 五個沒人看好的藝人,滿地都是等著看笑話的閒人。 而我一個人面對這家在業界素以霸氣著名的經紀公司,以及自己公司同事的冷眼旁觀。 我沒想那麼多,我只知道,就靠雙手雙腳我還是可以一個人做完一張案子的企劃工作。 做5566是一種成長。 協志每次都大聲的說,5566的精神就是「不服輸」。 他們在沒人看好的環境中殺出一條血路,所有的成績都來不易也異常辛苦。 而我每天被各項工作追著跑,累得半死,唯一支撐下去的念頭就是: 哼,沒人幫我就沒人幫我,我要讓其他人看到,我一個人也可以做完一張案子,根本不需要其他那些扯後腿的人。我和5566都憑著「不服輸」那句話,撐了下來。 只是我從來沒有告訴過他們,56的銘言,也是我那時工作的銘言。 5566發第一張專輯對上的是「流星花園」第二集的F4。 挾著紅遍全亞洲的超人氣,「流星花園」第二集氣勢如虹。 F4的第二張專輯更讓唱片界其他歌手能閃則閃,沒人敢攖其鋒。 經紀公司的策略卻是從頭到尾追著F4對打,雖然大部分的人都站在F4那一邊。在那之中,中盤商選擇F4做為預購主力商品,拒絕了本來已經談好要預購的5566;媒體報導對5566多半持懷疑態度。 我永遠記得,拍攝第一支音樂錄影帶「一光年」的時候,那五個拼了命想要做好的小孩。 他們珍惜站在攝影機前的機會的那種能量,是做了多年唱片的我,第一次在藝人身上看到。 那種能量之強,強到我相信,叫王仁甫從十層樓上跳下來,底下只給他兩個墊子,告訴他要拍好就要這樣。他也會轉身就跳。 三年後,在臺北市立體育館的5566演唱會上。 我看到仁甫只抓著一條鋼絲被吊到三層樓高,快速旋轉的驚險表演。 全身沒有任何安全措施,引起全場驚呼之餘。 我在心裏也笑著說: 對啊,這就是5566,骨子裏都是可以為賭一口氣不要命的神經病。 也許是因為協志和仁甫都經歷過一段沉寂的日子。 當再有機會回到主流唱片市場時候,他們表現出來的企圖心,感染到其他團員,56的努力和想要成功的決心,彙聚成強大的能量,銳不可擋。 我遇過很多拍音樂錄影帶時間過長或是通告時間過早會和我發飆的藝人。 很高興,這些人現在都在家抱小孩。 很偶爾,我才會在過氣老藝人大集合的實力歌唱節目上面看到他們的蹤影。 剛開始工作還是菜鳥的我常常誠惶誠恐,深怕惹藝人生氣。 現在老神在在的我通常都會覺得: 當沒有人想要看你的時候,想在家睡多久就可以睡多久,不用來跟我擺架子了。5566和F4的第一次交鋒,第一周排行榜成績揭曉。 那個週六早上,5566在中南部跑簽唱會。 我在家睡覺接到我的好友聯合晚報記者梁岱琦的電話。 她說排行榜出來,5566打敗F4拿下冠軍。 她寫了一篇5566靠濁水溪以南支持打敗F4的報導。 至此開始奠定了5566的地位。 經紀公司將5566自封為臺灣土雞,笑說土雞終究勝過洋雞 。 「土雞說」一出來,5566的本土形象更加深植人心。 對應不時傳出走紅後耍大牌的F4,瞬間拉近了5566和群眾的距離,也順便用5566的親切誠懇打了F4一巴掌。 然而本土形象如影隨形,將5566捧上臺灣天團的位置,也讓他們一直背負著台味難以翻身。 剛開始做5566,我只有一個目標,就是不能把他們做聳。 他們在戲劇綜藝上面已經台味十足。 但是在唱片上面出現的包裝,絕對不能再去抓原本這些舊資源。 我一定要讓他們的唱片形象一出來就有別於大家印象中的「綜藝ㄎㄚ」。 因此他們的首張專輯的前導廣告,我用了黑色背景和黑色服裝的五個男生特寫。 只有音效,和英文OS,沒有以前我做廣告慣用的叫賣式音量,反而是少見的氣質取勝的廣告。 乍看之下會以為是國外男孩團體要發片了。 那種反差一出來,跌破大家的眼鏡。 而主打歌曲「一光年」又是夾雜著粵語的抒情歌,在在充滿了扭轉外界對他們原本印象的元素。 在協志仁甫深情又的確唱得很好的主VOCAL二重唱詮釋之下,成功擄獲少男少女的心。 這是我一路以來企劃5566的方式。 營造和他們其他形像截然不同的高反差,才能引起消費者對他們的興趣和注意。他們在主持戲劇上面的曝光量太大,如果唱片影像延續原本的形象,歌迷和觀眾一定會膩。 好在,不管他們在其他表現上有多麼的全方位發展,他們始終把有氣質的5566這一塊留在唱片才看得到,不然我也沒得玩。 除了有氣質的5566之外,他們因為綜藝和戲劇的洗禮,擁有和其他歌手不同的多變面貌,可以任我恣意的在幫K ONE跨刀演唱「紫禁之巔」原聲帶中,他們演唱了一首英文歌「We will rock you.」。 原本的搖滾經典老歌,被他們翻唱之後,充滿了暴力的感覺。 一聽到歌我的腦海中就出現了四個人橫掃街頭的畫面(當時小刀已經因為腰傷鮮少出現了)。 因此我和MV導演商量,我要把他們四個人變成怪獸。 用電腦動畫的方式,讓他們成為橫掃街頭摧毀城市的怪獸。 我的朋友動畫達人—比爾賈,畫了好多次的草圖。 創意天馬行空讓他們變成了頭上長角身後有尾巴的怪獸。 對偶像團體來說這樣的創意是大膽的。 因為他們絕對不再是帥哥俊男,電腦讓他們青筋爆露張牙舞爪,兇惡的表情前所未有。 最有趣的是孟哲,他不論怎樣裝兇惡表情扭曲,在鏡頭前面看上去還是覺得是一個嬰兒在哭鬧,一點也沒有怪獸的兇惡, 我們大家在旁邊不斷的逼他: 『孟哲再凶一點,表情再誇張一點,用吼的叫出來…….』 大家使盡全力,在旁邊叫囂逼他裝兇惡。 那感覺很像寶寶爬行比賽,一群家長在旁邊揮舞加油。 但是孟哲怎麼看都是大嬰兒,脹紅了臉吵著要吃糖。 他演完下來問剛剛表現得怎樣,沒有人想要理他。 MV完成果然他可以用的畫面最少,因為實在太不像兇惡的怪獸了。 孟哲一直是五個人中最乖巧的小朋友。 我見到他的時候未滿十八,還是個高中生,家教好有禮貌。 因為年紀小所以更努力的要跟上其他團員的腳步。 對待工作人員也有一份大男生的貼心和尊重。 偶爾會出現一些無俚頭的小動作,更讓人對這個小孩多一份疼惜。 在大家眼中畢竟他還是個孩子。 後來,蘋果日報拍到他午夜去看電影,在京華城揮拳毆打狗仔隊攝影記者。 誇張而暴力的照片一張張控訴他施暴的畫面成為當天新聞台跑馬燈的頭條。在電視機前面看到這樣的畫面,我心裏雖然惋惜但是一點也不驚訝。 當然也不會對他有任何的改觀。 他畢竟就是個小孩,媒體用成人世界的奸詐伎倆去激怒他。 相機塞到他鼻子前面去拍,逼得他失去理智揮拳打人。 再由躲在旁邊的另外一個狗仔全程拍下。 然後又要求他用成熟的態度去回應狗仔的不尊重和無理,實在太苛責了。 孟哲出來開記者會道歉,說對狗仔攝影師的媽媽很抱歉。 他深深一鞠躬的同時,其實很多人也都虧欠了孟哲一個公道。 我一直覺得在這件事情上面,他打人當然錯了。 惡質的媒體生態也欠這孩子太多了。 打人的時候他應該只有十九歲。 卻是狗仔隊入侵臺灣之後,新聞史上第一個在媒體面前毆打記者的藝人。 他只是一個犧牲品。 稍感欣慰的是,那並未影響他的演藝事業和一般人對他的觀感 從第一張原聲帶開始,一直到5566琵琶別抱投效另外一家唱片公司,我總共企劃了他們三張原聲帶二張專輯和一張精選。 一路看著他們成長,從沒人看好到成為最賣座的男孩團體。 我始終覺得臺灣媒體對他們欠了一份尊重。 他們是台他們是本土,他們有時候當然也很狂妄。 在善於放炮罵人的經紀人的推波助瀾之下,5566的評價在媒體間一直毀譽參半。 大家知道他們賣得好有人氣,卻又鄙視他們的成就。 不願正面承認他們的成功其實就是目前臺灣美學視覺說話方式和電視觀眾素質的主流。 後來偶爾看到5566的團員有一些比較偏激的發言,我都會覺得那是因為長久累積下來的怨氣。 我常會回想起當初第一眼看到他們照片的印象。 如果不是和他們一起走過那麼多努力的過程,我應該也像其他人一樣,不屑所謂的台客團體的成就吧。 一直到現在,做5566的成功,還是我職場生涯中,最驕傲,也是最有趣最能夠讓創意人員發揮空間的一個案子。 他們跳槽之後,我在北京的頒獎典禮上首度和他們重逢。 風塵僕僕從臺灣飛到北京,飛機誤點行李遺失,波折重重,一到會場就要準備上臺。 雖然累得快癱了,協志看到我還是和以前一樣的過來勾肩搭背親熱的噓寒問暖。 我忽然覺得,當初掉下來的下巴,好險我撐住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